汤姆森数据查询

解放七十年 千岛小康路|金塘:“海上桥头堡”化茧成蝶

发布日期:2021-07-22 23:11   来源:未知   阅读:

  70年前,它是解放舟山的登陆点;如今,它成了舟山实施“登陆工程”的“桥头堡”。

  聚焦打造海岛工业、现代港口物流两大产业,金塘迎风向前、步履不停,为舟山新区高质量发展打造强力引擎。

  图一:站在金塘新丰社区柏塘海岸这个当年解放军的登陆点,康林根又想起了70年前的战火连天。

  金塘新丰社区柏塘海岸,是当年解放金塘岛的登陆点。柏塘闸门前竖立的一块大理石石碑,铭刻着那段历史:“1949年10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二十二军前战部队发起解放金塘岛战斗……”“那天大雨倾盆,枪炮声响了整整一夜,夜空一片血红……”

  文字记载毕竟难抵鲜活的记忆,尽管已过去70年,那一天,在78岁的康林根脑海里依然鲜明。他记得,军队退踞金塘之后,封港、拉青壮年补充兵力、征民夫修碉堡、挖壕沟,老百姓家里的南瓜、鸡蛋、鸡都被搜掠一空,门板拆走当床铺,李子树砍了当柴烧……金塘人民苦不堪言,那一年金塘90%的李子树遭砍伐。

  当进攻的炮火打响时,年仅8岁的康林根躲在铺了两层棉被的桌子下,既害怕又激动。对于今年84岁的陈国伦来说,那一夜同样难忘。枪炮声一响,全家人都害怕得往外跑,在林子里淋了一整夜的雨,看着子弹、炮弹从头顶飞过;数百条渔船变成战船,向柏塘冲来。

  20时18分,5颗红色的曳光弹划破天空,敌人苦心经营百余天的滩头阵地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完全占领。 4日清晨,我军主力已占领金塘岛南半部和中部地区,敌军溃退至老鹰山、化成寺、沥港一带固守。此时依然是瓢泼大雨,平地成河,战斗拖至黄昏,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的解放军战士们,抖擞精神穿过2公里多宽、齐腰深的洪水,踏过乱石,攀上山崖。深夜,敌人的残兵被我军的强大火力吓破了胆,一个个扔掉当了俘虏。 5日拂晓,勇士们冒着大雨,如猛虎般扑下山来,金塘岛解放了。

  解放金塘岛战斗中,共歼敌2409人,211名解放军英勇牺牲。位于金塘岛中心的烈士陵园里,英烈静卧青山之间,高高耸立的纪念碑,是永恒的怀念,是永恒的丰碑,指引着金塘人民永远向前。

  70年如白驹过隙。“你们看,这个山头当初全是挖的壕沟,有整排的碉堡……”康林根指着柏塘海岸线对面的山坡说。如今,山坡葱绿一片,再难见战壕和碉堡的痕迹,只有风力发电的大风车在优雅地随风转动。

  形容金塘岛的沧桑巨变,康林根用了“翻天覆地”四个字。“当时番薯干也吃不饱,一年到头能有件新衣服穿不得了了。现在餐餐白米饭,天天像过年。”

  陈国伦说,最鲜明的变化,还要数交通。“当时我住在南山上岙,去大丰翻山越岭,来回要半天。”陈国伦说,现在金塘本岛有8条隧道,百姓出行再也不用翻越山岭,乘坐公交车就能到达目的地。

  国伦的小女儿定居在大连,去年接他去大连团聚。中午从金塘出发,乘坐飞机赶到大连,正好赶上晚饭。回来时,早班飞机返舟,中午就回到了金塘。“以前从家里到大丰往返一趟要半天,现在去大连也只要半天,你说变化大不大?以前想也不敢想。”

  有个故事一直刻在浙江华业塑料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夏增富的心里。当年他邀请一名美国专家从宁波镇海前往金塘。当时已是夜晚,航班已停,夏增富便包了一条小船。路程过半,美国专家坚决要求返航,声称公司有规定,只要发现前方不安全,便不可以前往。

  如今,“华业塑机”从寥寥十余名员工,发展到拥有1200余名员工;原先的小作坊,变身占地13.3万平方米大厂房。公司80%的员工来自外地,不少高级技术、管理人才居住在宁波等地,一个小时车程往返上班。跨越海洋,已不再是难题;无缝对接,却是常态。

  “华业塑机”的成长是金塘发展螺杆产业的缩影,也是舟山发展海岛工业的一张“金名片”。

  也许是因为跟大陆最近,金塘人历来就有向外交流、外出创业的传统。“建筑装潢队”“家具模具队”“养鸭队”……风风火火闯九州的金塘人,骨子里敢闯敢冒。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国塑料行业飞速发展,当时成套塑机设备、核心部件以及各种塑机螺杆技术,都被发达国家垄断,价格奇高。金塘人何世钧不信邪、不服输,1982年,凭借8000元创始资金,仅花53天时间,生产出了金塘的第一根螺杆,开启了金塘生产螺杆的时代。

  看中巨大商机,一大批创业者投入螺杆行业,螺杆企业在金塘岛全面“开花”。回忆当年创业,夏增富说:“年轻的时候胆子大,觉得螺杆不错,就一头扎进了。”

  “要做世界上最好的螺杆。”这是夏增富的梦想,“别人喝酒的时间,我都用来思考行业的走向了。在和国外企业打交道的过程中,我一直提醒自己要变得更强大。”

  多少曾经红极一时的“全国之乡”,湮灭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金塘“螺杆之乡”走到今天,也许正是得益于像何世钧、夏增富这样的金塘企业家们,具有不安现状、永不满足、引领潮流的精神。

  2002年,金塘螺杆生产一改按图加工的模式,开始整机开发,强调设计,走上“强身”之路。当时全镇有近20家企业取得ISO9000质量体系认证;“华业塑机”几乎把每年的1000多万元利润均用于生产再投入,这在当时可谓是大手笔、大突破。很多人不理解,夏增富却说:“如果不寻求创新,不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力量,没有引领世界潮流的勇气,就迟早会被淘汰。”

  10年前,华业成立项目部,研究代表国际潮流的高新技术。此后,引进了麦肯锡咨询、德国SAP企业信息化管理系统等,提升科学化管理能力,逐步成长为全球螺杆产量最大的企业。

  2012年,金塘螺杆企业再次迎来突破。总投资19.5亿元的西堠工业园区产业平台建成,60家重点塑机螺杆企业及配套企业先后入驻。各企业互通有无,协同发展,逐渐形成上下游衔接的产业链,引导金塘螺杆产业向集约化发展。

  经过近40年的发展,金塘已一跃成为我国最大的塑机螺杆制造基地,生产了国内75%的塑机螺杆。目前,金塘岛内的塑机螺杆生产及配套企业接近700家,相关从业人员超过万人。 2019年,塑机螺杆产业产值突破60亿元,成为舟山海洋工业的品牌。

  小小螺杆成就金塘块状经济大产业。越来越多的金塘人实现了家门口创业、就业,游子们也纷纷回乡分得“一杯羹”。“根据我们统计,目前金塘每户人家至少有一人从事塑机螺杆相关行业,群众收入水平逐年提高。”金塘管委会经济发展局经发科副科长章天平说。

  推进中国螺杆小镇二期项目建设、打造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调整优化螺杆产业链布局……朝着打造世界先进螺杆制造基地的目标,金塘正阔步前行。

  完成登陆梦想的舟山人,更需要更开放的世界。港口,是舟山人走向世界梦想的起点。

  4月28日上午10时许,阳光正好,暖风拂面。站在宁波舟山港金塘港区,舟山甬舟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博文由衷感慨:“变化太大了,记得刚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一片滩涂地。”

  2003年,在全省海洋经济工作会议上,时任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习指出,要加快宁波舟山港一体化进程,加快开发大港口,建设大通道,发展大物流,联合开发金塘岛便是突破口。

  这张蓝图点燃了金塘,曾被交通卡住脖子的金塘人都能把工业办得红红火火,又如何能放过这个大开发的机遇。

  2004年,舟山港和宁波港、香港宁兴(集团)公司签订了金塘大浦口集装箱码头项目合资意向书。舟山、宁波两港优势互补,大力推进港口开发。

  2009年,为金塘大浦口集装箱码头一期工程配套的4台大型桥吊,整机运抵码头上岸安装。每台价值近5000万元、重达1600吨的桥吊,是当时宁波舟山港起重量最大、外伸距最长、起身速度最快的集装箱桥吊,一到码头就引起轰动。

  2010年7月25日,金塘大浦口集装箱码头一期工程建成试投产。次月,迎来第一艘外国货轮。投运1个月,集装箱吞量过万。

  整个金塘岛沸腾了。金塘岛上的人们看着大浦口大片盐碱地被吹沙成陆,建成两个7万吨级集装箱泊位;看着大浦口集装箱码头灯火通明,通宵作业;看着外地人、外地车越来越多,老乡开店做生意的越来越多,子女去大浦口工作的也越来越多……东方大港梦从这里启航。

  抓住“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推进、浙江自贸区落地等契机,大浦口集装箱码头不断发展壮大,成为舟山开放的“海上桥头堡”。“金塘港区是推进宁波舟山港口一体化战略决策的起步和示范工程,我们规划建设2个10万吨级和3个7万吨级集装箱泊位,设计年吞吐量250万标准箱,总投资约64.3亿元人民币。”黄博文扳着手指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已开辟至西非、俄罗斯、红海、澳洲等航区的12条国际集装箱航线。

  近年来,该公司集装箱吞吐量保持良好的发展态势,截至2019年,已累计完成集装箱吞吐量720.5万标准箱。

  谁也想不到,曾经的滩涂地竟华丽嬗变,如今每天都在上演着港通天下、货畅其流的生动景象。

  大浦口码头的茁壮成长,也促进了金塘服务业的发展,为当地群众提供了家门口创业、就业的机遇。“公司每年面向金塘市民推出就业岗位,目前金塘籍员工数量占公司员工总数的50%以上。”黄博文介绍。

  去年6月,大浦口集装箱码头工程二阶段水工开工,标志着后续3个泊位的建设正式启动。先行开工建设的3号泊位和4号引桥,计划2020年底基本完成主体工程。届时,码头可实现大型集装箱船舶多艘次同时靠泊,生产能力将大幅提升。

  对于未来的发展,黄博文信心十足。“大浦口码头现在只有水水中转功能,甬舟铁路贯通后,港区能够实现与交通干线相连,增加水陆中转功能,货物能快速集散疏运,大浦口码头将迎来更广阔的发展前景。”科普中国军事科技前沿《军事www.br0q0.com.cn